陈道明引诗剧抢票风潮 歌星成振兴歌舞剧唯一路
分类:戏剧

7月,北京人艺在首都剧场演出根据日本电影《笑的大学》改编的话剧《喜剧的忧伤》(改编者、导演:徐昂),由于30年未上舞台的著名影视演员陈道明的无偿加盟,《喜剧的忧伤》格外吸引观众,一票难求,让这夏日有如“烈火烹油”、“鲜花著锦之盛”。《喜剧的忧伤》将剧情放到抗战时期的“陪都”重庆,一个小剧团编剧为了获得自己剧本上演的允许权,七次与审查官交锋,锲而不舍……

​时间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话剧舞台是培养戏骨的沃土。

  明星演话剧:“接地气”与“穷欢乐”背后……

作为买票看戏的观众之一,我不仅仅是为了欣赏以电视剧《末代皇帝》《围城》闻名遐迩的陈道明的舞台风采,该剧的另一位主演何冰——这位善演“小人物”的演员,同样吸引我的注意。何冰出道时在电视剧《无悔追踪》中扮演的抗美援朝战士孙焕章,执著于心中的爱情,令我感动。后来,他在话剧《非常麻将》《万家灯火》里,更是把北京胡同味儿演足了。我想,陈道明与何冰的组合,应该也算是“不世出”的了。

2007年4月6日,国家邮政局印发了一张特别的邮票,旨在纪念“中国话剧诞生一百周年”,邮票的封面是一张陈旧的海报,上面印着《黑人吁天录》五个字。

  试水舞台重当新人,回头客尝着甜头欲罢不能,老油条恨不能“赖”在舞台上,如今影视剧明星演话剧是一个日益流行兴盛的现象,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今年的“明星效应”出落的尤为明显。因陈道明的加盟,北京人艺的话剧《喜剧的忧伤》创造了400多万元的票房;而刘若英的婚讯也让林奕华的话剧《在西厢》一路飙红……日前,国内的话剧舞台更是迎来了国际大腕的身影。11月中旬的国家大剧院,《美国美人》的男主角、奥斯卡影帝凯文·史派西贡献了史上最出神入化的莎士比亚名作《理查三世》。

我看的是该剧第二场的演出,陈道明在第一幕、第二幕时表演上略微有些紧,还未放开,但眉宇间尽是一个优秀“须生”所具备的儒雅、学识、智慧,同时又是灵动的,有着自己对生活细节的独特捕捉。戏越往后演,陈道明的状态越自然,他在电视剧《围城》《手机》里的表演其实就已经充满“冷幽默”意味,这使得他扮演《喜剧的忧伤》中“审察官”角色更为驾轻就熟。

必发88手机版下载 1

  明星的号召力的确能给票房注入一针强心剂,但“全明星”、“梦之队”是不是振兴中国话剧的唯一途径,恐怕还需要冷静思考。必须承认,除了一些舞台功底扎实过硬的实力派,大部分明星特别是娱乐明星和选秀产生的明星,往往在艺术功力上有欠火候之嫌。但反过来看,在娱乐产业链日益完善的今天,明星们开始意识到,成功的舞台表演经历可以成为提升自身附加值的好办法。既然两者在话剧舞台上一拍即合,也没必要与明星演话剧为难。倒不如借此机会引导一种更理智的氛围——不排斥,不依赖,而是锦上添花。

何冰的舞台剧经验自然比陈道明丰富,他的状态一直比较松弛,表演异常精彩。当他扮演的“编剧”向审查官奉上糕点被拒绝后,又听审查官说自己的妈妈爱吃这种糕点,何冰的眼中带着一种茫然,从审查官那儿移到自己脚下的糕点,马上心领神会地再次送上糕点。尽管只是眼睛略带无辜地那么一扫,何冰将“编剧”憨厚中又夹杂着精明的内心表现得淋漓尽致。尔后,当编剧为了剧本马上能通过,当着审查官的面儿改剧本时,何冰像个小学生一样埋头改着,而陈道明好奇地想看,何冰却躲着,两个人的表演谐趣极了,形成非常完美的互动。何冰越“揣着明白装糊涂”,陈道明越“认真严肃”,两个人“混搭”的喜剧效果就越强烈。

【中国话剧一百周年纪念邮票】

  史派西:影帝“穷乐”图的是地气

从表演上来说,陈道明与何冰在《喜剧的忧伤》中无疑达到了“完胜”,当然,全面地审视一出话剧,仅仅是表演上的“完胜”仍然不够。目前,我感到该剧的不足在于:其一,日本电影《笑的大学》有批判军国主义意味,《喜剧的忧伤》故事发生的时间段与原著同期,剧中,审查官曾试图让编剧免于服兵役,这放在日本版中会很合理,表现“反战”主题,而放到正被日军蹂躏的中国,就会有些不妥。抗战期间国民政府号召“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大家积极入伍,保家卫国,《喜剧的忧伤》将编剧即将上战场处理得偏悲怆,我建议导演不妨往“悲壮”上靠,这样符合中国人的民族感情。其二,剧末,审查官的留声机里放苏联军歌,也是甚令人不解。其实,编剧入伍前,审查官可以给他放军歌送行,据我所知,国民革命军第29路军的军歌是《满江红》、中国远征军的军歌是戴安澜将军作词的“五千年历史的责任,已经落在我们的肩头……”气壮山河。其三,全剧的前半部分明显比后半部分精致,闪现着闹剧盛行时代难得一见的幽默气质,后半部分呈现小品化倾向,尤其是“法海”与“祝英蛇”的扮相,迎合当前“恶搞”之风。

时间回到一百年前,那时,中国社会动荡,很多年轻人被派往日本留学,在接触新思想后,他们开始萌发改变旧中国,唤醒民众的想法。李叔同、曾孝谷便是其中一员。同年,李叔同、曾孝谷作为创始人创立了以演艺为主要目的的春柳社,其后,又吸收了许多新成员。

  其实很多影视剧演员都曾经过舞台“淬炼”。英国演员中几乎很少有专职的影视剧演员。舞台灯光下,观众面前,没有重来一遍,对于所有演员而言,舞台这个戏剧的起点,都是一种必须的体验。

必发88手机版下载 2

  一阵急促的鼓声过后,跛脚拄拐的凯文·史派西端坐北京国家大剧院舞台中央,丰富的肢体语言和中气十足的台词一下子震慑了全场观众,多段独白将角色残缺躯体下的扭曲灵魂展露无遗。三个多小时的莎剧,在惊人的演技中丝毫不见冗长。领衔主演凯文·斯派西曾凭借《非常嫌疑犯》和《美国丽人》两次荣获奥斯卡奖,1999年,他曾被英国权威电影杂志《帝国》评为“10年来最佳男演员”,他出神入化的演技经常能赋予反派角色一种非比寻常的诡谲魅力。

1907年,春柳社在东京演出《茶花女》和《黑奴吁天录》产生轰动。其中,《黑人吁天录》首次采用分幕表演法,以对话和动作演绎故事的特点,使演员塑造的角色更加丰满、立体并且非常具有真实感,剧情表达的反抗压迫的精神深深震撼了观众。这种戏剧形式也标志着中国话剧的开端,被日本戏剧家土肥春曙及伊原青青园认为是中华民族将来无限前途的象征。

  这几年,有认为凯文电影少、质量不如以前的人,这个戏是最好的反驳。2003年开始,他任伦敦最古老最负盛名的OldVic剧院艺术总监,一个美国演员坐在万众瞩目的英国老剧院的“剧院灵魂”这个位子上,压力可想而知。8年来他在OldVic执导、主演了好几部舞台剧,今年这部绝对佳作《理查三世》,导演正是《美国丽人》的导演、英国人山姆·门德斯。这次《理查三世》的演出,是山姆与凯文自《美国丽人》后在戏剧舞台上的首次聚首,山姆毫不掩饰地表现出对老搭档的欣赏:“二十年前我就瞄准了莎士比亚的这部作品,我一直认为会有一个演技卓越的演员是为理查三世而生,凯文就是这个人。他是一个真正的演员,而并不仅仅是一个超级明星,他能够真正全身心地走进这个黑暗而阴森的角色中去。”两人耗费3年,准备这部戏的演出,3年里凯文推掉了几乎所有电影的邀约,基本上他是拿拍电影的钱作为自己演舞台剧的后盾。

必发88手机版下载 3

  在英国,甚少只演影视剧的演员。现在叱咤银幕、首屈一指的演员,没有几个不是舞台出身,之后在荧幕上再领风骚,最终又回归舞台的。远的譬如国宝级人物劳伦斯·奥利弗,近的有新晋奥斯卡影帝、史上最传神“达西”(《傲慢与偏见》男主角)科林·菲尔斯。裘德·洛在伦敦演《哈姆雷特》时,拿的是每周750英镑工资,相当于一个伦敦中产阶级的正常工资。由此可见,明星演话剧并不能赚大钱,而这种“穷欢乐”的背后是他们对回归舞台“接地气”的渴望。

【《黑人吁天录》海报】

  陈道明:娱乐时代的营销“面相”

起初,这种和传统戏曲唱、念、做、打不同,以对话为主的戏剧形式被称为“新剧”或“文明戏”;辛亥革命失败后,新剧逐渐衰落;五四运动后,大量欧洲戏剧传入国内,现代话剧随之兴起,时人称为“爱美剧”、“白话剧”或“真新剧”。1928年,戏剧家洪深提议正式将之命名为“话剧”。

  明星版话剧观众乐意买账,究竟是因为陈道明的名声,还是戏剧本身的力量?陈道明的《喜剧的忧伤》,令90后尖叫,让人们看到了在一个娱乐时代的某种面相。

必发88手机版下载 4

  一线明星出演话剧,对于明星本身是个巨大的“赔钱买卖”。将视线收回到国内,北京人艺院长张和平曾自曝北京人艺演员的演出用度明细,以《窝头会馆》中片酬最高的何冰举例说:“每场他的用度是1500元,《窝头会馆》预计将会演满100场,何冰的这个‘窝头’也就只拿到15万,而这不过是他一集电视剧的价格。至于宋丹丹和徐帆,那就更少了。更何况,现在像《窝头会馆》这样能演满百场的戏,几年都遇不到一个。”张和平感慨道。

在旧年代,话剧对于促进我国民众思想解放产生了巨大的意义。而今影视剧凭借更广泛的传播力变为主流,话剧渐渐成为小众舞台,但话剧的影响却仍不容小视。在业内,能演好话剧的演员才更让人认可专业能力。因此,很多实力派演员在影视表演之余都去话剧舞台磨练自己,甚至一些我们所熟知的实力派演员干脆就是话剧演员出身。

  在北京人艺的舞台上,陈道明一身笔挺的黑色中山装,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边,斜挂脸上的眼罩遮住左眼。随着灯光渐起,观众席间响起一阵异常的彩声儿。这喝彩声含义无穷,其中包含着30年来只能在荧屏和银幕上谋面的这位名角,现在终于活生生地出现在观众的眼前。两小时,两个人,不换景,《喜剧的忧伤》听起来严重考验普通观众的耐受力。但这出戏最终却创下了北京人艺60年来的票房纪录。演出落幕时,全场陈道明的“粉丝们”如同看演唱会一样拉起条幅。18场演出的1.6万张票很早就售罄了。有人说:一个陈道明,引发了北京话剧界20年不见的抢票风潮。

男神陈道明

  明星演话剧,在这几年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无论是港台的还是内地的,艺术的还是商业的,明星演话剧日渐成为了一种常态,也不知是话剧需要明星来吸引眼球还是明星需要话剧来抬高身段。孟京辉一再捧出文艺女星,从袁泉到郝蕾,林奕华的话剧分别请来了张艾嘉、李心洁、刘若英。赖声川的话剧也是将李立群到林青霞一干台湾明星悉数收入囊中,向来以艺术性著称的北京人艺,近年来也开始大打明星牌,除《窝头会馆》请来了何冰、宋丹丹、徐帆等一干明星收获千万票房之后,又起用陈好出演《日出》、胡军出演《原野》。

1971年,我国国际地位获得提升,毛主席邀请美国乒乓球队访华,“乒乓外交”打破了中美两国间的坚冰。

  但是,陈道明对话剧舞台的意义,始终显示出有别于以往的地方。据称,在首演当晚,有不少貌似90后的小女生在陈道明刚出场时,就在台下大叫“好帅!”。他把衣扣解开,叉着腰喘气时,观众席里更传来夸张的尖叫。当然,倒不是说《喜剧的忧伤》的成功是由于陈道明成功吸引了90后小粉丝,而在于它让我们看到了在一个娱乐时代的某种面相——观众的买账,究竟是因为明星的力量,还是戏剧本身的力量,变得已不是那么重要!明星和话剧,无非都是营销的一部分,只是手段和途径的区分,再没有谁成就谁之分。

必发88手机版下载 5

  袁泉:《简爱》的经典文艺范儿

同年,陈道明十六岁,他出身书香世家从小饱读诗书,喜欢思考,理想是做一名外交官或者医生。然而,时逢上山下乡运动,为留在城里,陈道明报考了天津人艺,没想到阴错阳差竟被老师挑中,从此,开启了自己的话剧生涯。

  “你只有完整地去演绎整个故事,沉溺其中,才能用更极端的方式演绎出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你才会发现潜藏在自己内心的某种性格……”袁泉,她被誉为解读话剧舞台“文艺范儿”的标本。

必发88手机版下载 6

  12月初,袁泉将带着话剧《简爱》来上海演出。尽管,对于这位大眼睛姑娘出演貌不惊人的简爱是否合适,曾经一度引发争论,但是在北京首都剧场连演5天观者如潮的首轮演出,给出了具有说服力的答案——产后复出的袁泉,戴上19世纪乡村女教师帽子,穿上复古的蓬蓬裙,说出“你以为我贫穷、长得不美,就没有感情了吗?不,我也会的。就像我们穿过坟墓将同样站在上帝面前……”看到这里,所有人都相信了,她就是简爱!

起初,陈道明并不喜欢演戏,再加上老是被安排演匪兵、特务、八路、群众这些小角色,一演就是七年,难免感觉乏味。年轻气盛的陈道明为此闹情绪,一次演匪兵,要在舞台上从左跑到右,边跑边喊“冲啊!”。陈道明心说,反正只有半拉脸冲观众,就只给半张脸化妆得了,结果,被领导一通猛批,这一批竟把陈道明给批醒了,他开始沉淀下来,意识到一个问题:人生其实和舞台一样,不是谁都有机会站在中央起舞、接受欢呼,大多数没那么幸运的人只是平平淡淡地过一生。但你不能说,这一幕戏,他活得没有价值。

  这是袁泉第一次出演根据世界名著改编的剧场作品。“那是一种跟老朋友相遇的感觉。”袁泉说,初中时就看过原著小说,印象深刻,有些场景总是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尽管当时看到爱情的部分,自己没有认同感。但是重新拾起来,好像会让心震一下。”

必发88手机版下载 7

  或许,正是因为有了这种心动的感觉,《简爱》对于再次启程的袁泉来说充满了期待。因为,只有站在剧场中央的她才更加自如:“你只有完整地去演绎整个故事,沉溺其中,才能用更极端的方式演绎出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你才会发现潜藏在自己内心的某种性格……”

于是,陈道明开始用心琢磨演戏,凭借努力渐渐从龙套演到配角,从配角演到主角,又到中戏学习表演理论,凭借优异的成绩毕业后被分到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担任演员。

  2005年,她首次出现在话剧舞台上时,是作为孟京辉的音乐话剧《琥珀》的女主角,当时跟刘烨的合作让很多人记住了她的独特气质和文艺范儿,当时袁泉被认为是涉足话剧界的一位耀眼的明星。

1984年,陈道明接到一部历史剧《末代皇帝》,让他饰演青年溥仪。那时,拍电视剧都当艺术品去拍,不像现在一些剧只为圈钱。陈道明每天看历史,钻研人物性格。天一亮就骑自行车去剧组,拿着刚够糊口的片酬,惦记着夜宵补助,就这样一部二十八集电视剧拍了整整四年。

  “作为公众人物来说,可能大家看到的名和利所产生的效应是非常表象的。作为真正的演员来讲,你自己对于内心的判定非常的重要,对于每个角色投入了多少,实现了多少,你有没有在这个角色身上进步,有没有随着你人生阅历不断的丰富带给你的角色,然后又从角色感悟带回到生活当中。这种价值是伴随这一辈子的,并不是多少钱的片酬,或者拿了多少奖来证明的。”袁泉说。

剧集上映后,陈道明扮演的溥仪火了,被称为最接近生活原型的溥仪,获得第七届大众电视金鹰奖最佳男主角。

  两朵桃花,两种命运:话剧之本仍在“剧本”

必发88手机版下载 8

  用明星剧培养话剧观众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把明星作卖点,实质上是把蛋糕做小了。经过充分竞争后,形成好的剧目,以及拥有自己品牌的导演,他们才是话剧舞台的真明星。

【陈道明在《末代皇帝》中饰演青年溥仪】

  都说梅婷的舞台缘似乎一直系在“桃花”上。

1986年,将名著拍成影视剧成为风潮,经典版《西游记》就是当时诞生的。同年,黄蜀芹想将钱钟书先生的名著《围城》搬上荧屏,她相中了陈道明身上特有的书卷气,特地邀请他扮演方鸿渐,但陈道明觉得这本小说文学性太强,戏剧冲突太弱,难以完整地塑造人物,拒绝了导演的邀请。

  偶尔在北京看了《我爱桃花》,梅婷眼前顿时亮了——剧本的光芒和台上台下那种久违的互动关系令她倾心不已,她连看两遍还不够,当下跟南京老乡何念定下了要排演“明星版”《我爱桃花》的念头。在《我爱桃花》里,梅婷挥宝刀、舞水袖,穿绣花小鞋走路。为此,她提前好几个月到上海找专业的形体老师教授戏曲身段。从“唱念做打”到“手眼神法步”。一个戏曲里开门阖门的动作就练上百遍。刻苦的练习和舞台表演的天赋,让她成就了《我爱桃花》的传奇。圈里也有人说:正是《我爱桃花》本身扎实的剧本基础,成就了梅婷一次漂亮的回归。戏托人,人保戏,明星与话剧,在这个剧目上实现了双赢。

必发88手机版下载 9

  不久前,梅婷出演《人面桃花》。这一次,她似乎没有那么幸运。早在《人面桃花》排练的时候,记者就在排练厅看到过梅婷踌躇的样子,她手拿剧本反复琢磨人物的内在逻辑。“这里怎么会这样呢?”嘴里时常喃喃地纠结着,似乎找不到依据。

【电视剧《围城》海报】

  梅婷坦言这次心里没有底。正式演出时,因为梅婷的号召力,话剧艺术中心大剧场依旧是人气旺盛,座无虚席。尽管梅婷的表演,还是受到广泛认可,但是表演显然没能够拯救先天不足的剧本。《我爱桃花》般的成功没能重现。演出后,无论是专业圈子还是普通观众都反应平平,倒是编剧和导演关于创作本署名权的纷争,成为了关注的焦点事件。

但黄蜀芹却锲而不舍,甚至公开表示:如果陈道明不演《围城》,就不拍这个戏。后来,黄蜀芹在一次采景时摔断了腿,陈道明不好意思再做推辞,这才接拍。为使形象更接近人物,他每天苦练上海普通话,两个月减肥整整25斤。

  两朵桃花,两种不同的舞台命运不禁令人深思,明星究竟是不是话剧市场的决定因素,或者说有什么被我们忽略了?导演查明哲曾说,“用明星剧培养话剧观众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这不是争取话剧观众的真正途径。说到底,明星只是舞台艺术的一种表达手段,不应成为决定性因素。”在北京剧协秘书长杨乾武看来,仅仅依靠明星作话剧的卖点,实质上是把蛋糕做小了。“市场过度依靠演员明星肯定不健康,这表明创作者的不自信。成熟的话剧市场,应该确立导演中心制,甚至可以将一些编剧做成品牌。能创出自己品牌的创作者,才是话剧舞台需要的明星。”

必发88手机版下载 10

【陈道明在电视剧《围城》中扮演方鸿渐】

1990年,《围城》播出,引发轰动,陈道明饰演的方鸿渐被赞犹如从书中跳出来一般。同年,能与《围城》相媲美的电视剧只有那部著名的《渴望》。

必发88手机版下载 11

【陈道明在电视剧《围城》中饰演方鸿渐】

如今,陈道明已被公认为内地影视剧一哥。2011年,阔别话剧舞台三十年的陈道明重新登台,与何冰合作演出话剧《喜剧的忧伤》。虽很久不演话剧,陈道明依然驾轻就熟,对于细节的把控精准到位,斩获350万票房,一举刷新了北京人艺近60年来的票房记录,充分见证了陈道明的实力。

必发88手机版下载 12

【陈道明、何冰合作的《喜剧的忧伤》】

陈道明常常鼓励年轻演员要耐得住寂寞,因为自己便是从龙套演员干起的。多年后,一位其貌不扬,名叫倪大红的影星整整蛰伏28年,终于一朝名满天下。

其貌不扬的倪大红

如果说电影演员普遍都是帅哥美女,那倪大红绝对是个例外。他长得不帅不说,两个大眼袋还十分的明显,说话一副老痰嗓,整个人二十岁的时候看起来就像四十岁一般,谁也没想到他会在多年之后走红。

必发88手机版下载 13

故事要从1960年说起,倪大红出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父母都是话剧团演员,受家庭熏陶,倪大红打小便热爱表演,梦想是当一名演员。但父母认为他外貌条件根本不适合做演员。但倪大红不服气,希望凭借自己的实力能闯出一片天,但他首次去电影学院面试就惨遭拒绝,他心里明白老师是嫌他长得丑,不适合吃这碗饭,但倪大红没有放弃。

1982年,倪大红最后一次参加艺考,如果再考不上就按照家里的意思回哈尔滨电缆厂当工人,也许是上天的垂怜,没想到这一次居然考上了。那年,倪大红22岁,其他同龄学生早已大学毕业,而他才刚上大学。大学的日子并不好过,因为长得过于显老,倪大红排练节目总是被安排演“大爷”的角色。

毕业后,倪大红被分配到中央实验话剧院,即今天的国家话剧院,凭借精湛的演技很快他便与韩童生、冯宪珍一起成了台柱,一演就是大半辈子。

必发88手机版下载 14

但倪大红非常向往能在影视剧领域做出成绩,可惜外貌条件太差,注定只能当配角。多年来,倪大红给几代明星都做过配角,比如,唐国强、葛优、陈建斌、靳东、霍建华、朱亚文、贾乃亮。尽管如此,倪大红认认真真塑造每一个配角,使他们具有不同的形象特征,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例如, 2006年《大明王朝1566》的严嵩,2010年《新三国演义》中的司马懿。

必发88手机版下载 15

【倪大红在电视剧《大明王朝1566》中饰演的严嵩】

2014年《锋刃》中的高级特工老谭,2015年《战狼1》中为弟弟报仇的黑帮老大,都很有特点。

必发88手机版下载 16

【倪大红在电影《战狼1》中饰演黑帮老大】

倪大红的敬业精神也得到了导演的认可。2011年拍摄电影《幸存日》时,为表现矿工吃煤充饥的状态,他开拍时拿起煤就往嘴里塞,所有人都吓到了,拍完赶紧送到医院洗胃。

本文由365bet官网网址发布于戏剧,转载请注明出处:陈道明引诗剧抢票风潮 歌星成振兴歌舞剧唯一路

上一篇:观战友文艺专门的学业团新版今世西路武安平调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